• <dd id="qoqtx"></dd>

      1. <li id="qoqtx"><acronym id="qoqtx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<em id="qoqtx"><acronym id="qoqtx"><input id="qoqtx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  網(wǎng)約車(chē)再度“飽和”預警,行業(yè)洗牌進(jìn)行中
          2024-05-31 16:39 來(lái)源:法人網(wǎng) 作者: 銀昕

          ◎文 《法人》雜志全媒體記者 銀昕

          繼去年春夏之后,前不久,又有多地發(fā)布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“飽和”預警,提示有意進(jìn)入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的司機謹慎入行。

          ▲北京市朝陽(yáng)區,一輛正在行駛的網(wǎng)約車(chē)銀昕/攝

          據《法人》記者不完全統計,2023年5月至6月間,廣東深圳和東莞、浙江溫州、山東濟南、四川遂寧等地發(fā)布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飽和預警,稱(chēng)網(wǎng)約車(chē)單車(chē)日均接單已不足10單,有意進(jìn)入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者應謹慎進(jìn)入。而這一次,河南商丘、廣東莆田、重慶、江西景德鎮和鷹潭發(fā)布“飽和”預警;山東濟南和寧夏固原分別于4月16日和5月12日直接按下暫停鍵,濟南暫停受理車(chē)證核發(fā)業(yè)務(wù),固原暫停受理網(wǎng)約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業(yè)務(wù)和車(chē)證核發(fā)業(yè)務(wù);安徽合肥、河北石家莊、山東臨沂等地則宣布車(chē)輛清退進(jìn)入倒計時(shí)。

          “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的日子越來(lái)越不好過(guò),我從事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五六年,感覺(jué)每公里價(jià)格已經(jīng)下降四五輪了?!奔易”本┑您椣壬嬖V記者,他最初開(kāi)網(wǎng)約車(chē)時(shí),平臺對快車(chē)司機的補貼力度很大,每日營(yíng)業(yè)收入達到1000多元是常事,“但如今沒(méi)了補貼,加上競爭激烈,大家都在降價(jià),每天的營(yíng)業(yè)收入能到800元都不容易?!?/p>

          網(wǎng)約車(chē)競爭程度不減

          短短兩年,大量人和車(chē)涌入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,稀釋了司機的接單量和營(yíng)業(yè)收入。

          江蘇省蘇州市交通運輸局4月12日發(fā)布《蘇州市2024年第一季度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運行監測信息》顯示:全市許可網(wǎng)約車(chē)車(chē)輛共計71944輛,其中蘇州市區57616輛,較上一年四季度末新增3466輛,行業(yè)規模進(jìn)一步擴大。第一季度,蘇州全市網(wǎng)約車(chē)單車(chē)日均訂單量為15.04單,市區單車(chē)日均訂單量只有13.92單。同時(shí),日均營(yíng)業(yè)收入較為嚴峻,第一季度,蘇州全市網(wǎng)約車(chē)單車(chē)日均營(yíng)收約350.14元,平均每單營(yíng)收約23.21元,而市區單車(chē)日均營(yíng)收約335.39元,單均營(yíng)收約23.93元。

          可見(jiàn),即便在經(jīng)濟較為發(fā)達的蘇州,網(wǎng)約車(chē)日均營(yíng)業(yè)收入也只有300多元,扣去成本后,司機到手的盈余不能算多。

          其余地區的數字更不樂(lè )觀(guān)。

          4月5日,鷹潭市交通運輸局發(fā)布《鷹潭市2024年第一季度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與風(fēng)險提示》:?jiǎn)诬?chē)日均訂單量14單;即便是在月度數據最高的2月,單車(chē)日均收入也只有205元,平均每個(gè)訂單收入只有14.68元。

          身在上海的王洋(化名)從事汽車(chē)租賃生意多年,其公司還在與一家頭部網(wǎng)約車(chē)平臺合作。在他看來(lái),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之所以這么“卷”,與以高德打車(chē)為代表的聚合平臺入局有關(guān)。王洋表示,如果網(wǎng)約車(chē)行業(yè)只有一個(gè)平臺,一旦達到某個(gè)上限,便不會(huì )再增加冗余運力,但如果多家平臺開(kāi)展激烈價(jià)格戰,情況完全不一樣。他認為,這是當前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供應過(guò)剩的一大原因。

          王洋所說(shuō),可以在官方統計數據上找到支持。根據交通運輸部的網(wǎng)約車(chē)數據,2024年3月,聚合平臺完成訂單占總量約27.0%;這一數字在2023年也在20%至30%之間。

          聚合平臺的出現,使網(wǎng)約車(chē)市場(chǎng)競爭進(jìn)一步激烈,也讓頭部之外的玩家有了上市的打算。3月25日,如祺出行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。成立于2019年的如祺出行,以粵港澳大灣區為業(yè)務(wù)重心,整個(gè)2023年,其93.9%的交易額都來(lái)自大灣區。此外,已獲得較高市場(chǎng)份額的曹操出行也在4月29日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(shū)。

          但二者財務(wù)狀況均未盈利。曹操出行在剛過(guò)去的2023年虧損近20億元,如祺出行則在近三年,年均虧損超過(guò)6億元。

          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日子越來(lái)越難捱

          晚飯過(guò)后,鷹先生準時(shí)出現在北京市海淀區學(xué)清路旁的一條小街上。他把車(chē)停在一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旁,靜靜等候。9點(diǎn)左右,陸續有人走出辦公樓,隨后他聽(tīng)到滴答一聲,“來(lái)新單了”。

          “如果是一單去豐臺或者大興的,那就太好了?!柄椣壬P(pán)算著(zhù),但很遺憾,他被派往的只是附近一個(gè)小區的訂單?!斑@個(gè)單子我不想接,但又不能不接,只能把乘客送到?jīng)]幾步遠的小區,這一單比起步價(jià)高不了多少?!柄椣壬f(shuō)。

          對鷹先生來(lái)說(shuō),能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附近接到一個(gè)剛下班的碼農的大單子,是一天當中最好的機會(huì ),也是最后的機會(huì )。但經(jīng)常事與愿違。

          王洋記得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最幸福的那段時(shí)光。但他指出,那時(shí)司機高收入的前提是平臺方對司機的高額補貼?!把a貼最高時(shí),基礎型網(wǎng)約車(chē)服務(wù)的整體收入中,有四成來(lái)源于平臺補貼,六成是實(shí)際收入,這種狀況不可能持久?!蓖跹笳f(shuō)。

          “我現在不出白班,只上晚班,白天我實(shí)在卷不過(guò)別人?!奔易”本┦泻5韰^的小雨,2018年進(jìn)入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行列,從2023年下半年開(kāi)始,他習慣了黑白顛倒的生活:每晚8點(diǎn)多吃完飯后出門(mén)上崗,天亮回家,睡到下午起床,繼續在夜間出車(chē)。

          “進(jìn)入夏天后,夜間出車(chē)有一個(gè)好處,就是能拉到大單,那些從夜生活場(chǎng)所出來(lái)的人,基本沒(méi)有特別短途的。我會(huì )重點(diǎn)在凌晨一兩點(diǎn)鐘留意三里屯、國貿和望京等區域;另一個(gè)好處是,白天太熱,耗油量大,而初夏的北京夜晚還很涼快,不費油?!毙∮旮嬖V記者,出夜班的他每晚營(yíng)業(yè)收入能超過(guò)500元,最高時(shí)有700元,當然這個(gè)收入與2018年時(shí)差得有點(diǎn)遠?!澳菚r(shí)候基本每天都上千元?!毙∮暾f(shuō)。

          有人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周?chē)赖取按髥巍?,有人避開(kāi)白天夜間上崗,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在就業(yè)“蓄水池”中的日子,越來(lái)越難過(guò)。

          “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很不穩定?!蓖跹蟾嬖V記者,據他觀(guān)察,2019年,有40%的人離開(kāi)網(wǎng)約車(chē)行業(yè),又有60%的人進(jìn)入網(wǎng)約車(chē)行業(yè),“這幾年,流動(dòng)性越來(lái)越大,但還是有人愿意進(jìn)去一試?!?/p>

          調控運力過(guò)剩 須多方協(xié)同

          “激烈競爭之下,供應過(guò)剩是必然結果?!鞭k先生曾在華南某地交通管理部門(mén)工作,身處客運管理工作一線(xiàn),他告訴記者:“如果一座城市只有一個(gè)平臺運營(yíng)網(wǎng)約車(chē),達到幾萬(wàn)輛之后,便不會(huì )再增加了?!鞭k先生說(shuō),然而一旦有了競爭,第一家如果有10萬(wàn)輛車(chē),第二家要湊夠8萬(wàn)輛才能與之匹敵,第三家也得有5萬(wàn)輛才能入局?!叭绻粋€(gè)公司只有幾千輛車(chē),在偌大的城市里密度太低,很快會(huì )被消費者摒棄,最終出局?!?/p>

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在交通運輸部公布的網(wǎng)約車(chē)數據中,一直有幾十家“僵尸”網(wǎng)約車(chē)企業(yè)名列其中。最近一期的2024年3月數據顯示,連續180天無(wú)數據上傳的網(wǎng)約車(chē)企業(yè)有69家。辦先生認為,定期強制退出“僵尸”企業(yè),是控制運力過(guò)剩的抓手之一?!皯斠幎?,凡是180天或一整年沒(méi)有數據上傳到交通運輸部的網(wǎng)約車(chē)平臺,一律收回牌照,退出市場(chǎng)?!鞭k先生說(shuō)。

          美國紐約市出租車(chē)和轎車(chē)委員會(huì )(Taxi and Limousine Commission)曾采取一些措施,為保證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的收入,要求平臺保證司機每小時(shí)收入最低為26.51美元,扣稅之后則為17.22美元。該規定影響了包括Uber和Lyft在內的所有網(wǎng)約車(chē)平臺?!皬娭菩砸幎ㄋ緳C最低收入,要求平臺達標,也可以作為一個(gè)抓手?!鞭k先生說(shuō),影響司機收入的因素有很多,如運力數量、平臺抽成比例等,要保證司機最低時(shí)薪,就意味著(zhù)平臺抽成、司機總量以及車(chē)輛總量都要調整?!斑@需要交管部門(mén)以及其他部門(mén)協(xié)同才能辦到?!?/p>

          此外,也有人將抓手指向聚合平臺。王洋對記者表示,近年來(lái)除北上廣深外,二、三線(xiàn)城市的網(wǎng)約車(chē)合規率不斷上升,這是個(gè)積極信號,但相較之下,聚合平臺里的中小網(wǎng)約車(chē)平臺合規率明顯偏低,這種情況在他所在的城市也是如此?!耙恍┲行∑脚_節約了合規成本才得以運營(yíng)下去。如果對中小平臺的合規率進(jìn)一步要求,對不達標的平臺嚴格清退,可以作為調控冗余運力的另一個(gè)抓手?!?/p>

          編審|渠 洋

          責編|惠寧寧

          校對|張波 張雪慧

          編輯:劉曉瑩
          97在线视频网站_亚洲国产一区二区试看_AI迪丽热巴喷水视频在线观看_日本成A人片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