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d id="qoqtx"></dd>

      1. <li id="qoqtx"><acronym id="qoqtx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<em id="qoqtx"><acronym id="qoqtx"><input id="qoqtx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  電商平臺“微權力”背后的貪腐,何解?
          2024-05-31 16:36 來(lái)源:法人網(wǎng) 作者:銀昕

          ◎文 《法人》雜志全媒體記者 銀昕

          一名電商基礎崗位運營(yíng)人員,負責審核進(jìn)駐電商平臺開(kāi)設官方旗艦店的商家資質(zhì),利用手中的審核權受賄9200萬(wàn)余元。近日,此案被媒體報道后,引發(fā)了人們對電商平臺員工利用“微權力”貪腐的關(guān)注。

          《法人》記者了解到,在電商平臺運營(yíng)中,還存在內部人員與他人內外勾結,騙取補貼、虛構交易等,也是“微權力”尋租的重要形式。

          受訪(fǎng)專(zhuān)家表示,遏制“微權力”已成為電商平臺健康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。

          審核員的貪腐空間

          家住東北某市的劉先生于2009年開(kāi)了第一家網(wǎng)店,如今已成為一名資深賣(mài)家。近日,他告訴記者,由于現在向平臺買(mǎi)流量越來(lái)越貴,才有人動(dòng)了向審核員行賄的心思。

          根據媒體報道,運營(yíng)人員王某負責家具類(lèi)商家官方旗艦店審批業(yè)務(wù)。在審核申請開(kāi)設官方旗艦店的品牌商資質(zhì)時(shí),他作為初審,是品牌商要過(guò)的第一道關(guān)。王某讓自己的親戚朋友招募中間人,由中間人尋找有入駐需求的商家,對每個(gè)提出開(kāi)設官方旗艦店申請的品牌商收取15萬(wàn)元至20萬(wàn)元的“好處費”,王某常用的中間人有8個(gè)。最終查明,有400多個(gè)商家通過(guò)王某違規審批,在這家電商平臺上開(kāi)設了官方旗艦店。該鏈條共受賄1.3億元,其中王某吞掉了9200萬(wàn)余元。

          成為平臺的官方旗艦店,在流量上就會(huì )得到傾斜,例如增加商家在A(yíng)pp首頁(yè)上顯示的機會(huì ),增加推送給用戶(hù)的概率等?!耙话汶娚虒θ腭v商家分等級,每個(gè)分類(lèi)中一般不會(huì )超過(guò)5個(gè)頂級商家。這5個(gè)頂級商家會(huì )有很大流量扶持,其余幾個(gè)等級也會(huì )獲得對應流量?!眲⑾壬嬖V記者,那些不算大品牌的商家,想要獲得更多流量,就愿意在審核員身上花錢(qián),方便今后做生意。

          劉先生認為,這些品牌商用15萬(wàn)元至20萬(wàn)元搞定審核員“挺劃算的”,“直接向平臺買(mǎi)流量,絕不止這個(gè)價(jià)格?!?/p>

          如今,流量已成為商家的命根,正由于商家對流量的渴望,才有了審核員王某的貪腐空間。

          然而,不同時(shí)期的“微權力”有不同的尋租門(mén)道。劉先生回憶:“2009年曾有同行告訴我,有些電商員工給申請開(kāi)店鋪的人當‘代辦員’,通過(guò)他們申請商鋪成功率比較高,自己申請比較難?!眲⑾壬硎?,當時(shí)的“代辦員”和審核員王某所做的事,唯一的區別是,由普通商戶(hù)資質(zhì)的審核轉向尋租空間更大的官方旗艦店審核。

          “微權力”無(wú)處不在

          “從我入職到現在,收到有同事貪腐被抓到移送司法機關(guān)的公示信息,已經(jīng)數不勝數了?!狈珬?021年入職一家短視頻平臺。除短視頻外,這家平臺還以直播帶貨形式開(kāi)啟了電商業(yè)務(wù),很多員工代表平臺與入駐商家有業(yè)務(wù)往來(lái)。

          帆楊告訴記者,就在不久前,他收到公司內部公示,一名本地生活事業(yè)部的同事,與外部人員合謀,虛構交易事實(shí),騙取平臺補貼并參與分成獲利,被北京海淀警方查實(shí)后刑事拘留。

          劉先生告訴記者,虛構交易在電商運營(yíng)中是比較常見(jiàn)的作假行為?!巴ǔ?,企業(yè)員工拉來(lái)親戚朋友在平臺上對線(xiàn)下實(shí)體商家下單,每一單平臺都對商家有補貼。而下單的人并沒(méi)有去實(shí)體商家消費,而是被商家以其他方式退還款項。但補貼卻被商家賺走?!?/p>

          代表平臺與入駐商家往來(lái),是“微權力”尋租重災區,除了被線(xiàn)下實(shí)體商家拉下水,還有人被入駐平臺的線(xiàn)上品牌商拉下水。帆楊告訴記者,近期其所在公司的另一個(gè)公示是,一個(gè)電商事業(yè)部的同事被查出與線(xiàn)上品牌商合謀,手段依舊是虛構交易,騙取補貼,獲利分成。目前,此人也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        “騙補是很常見(jiàn)的伎倆,卻一直難防?!狈珬钫f(shuō),他所在的這家平臺企業(yè),對線(xiàn)上商家一直大力補貼,如果內部人員在交易數字上造了假,平臺將面臨巨大損失?!皹藘r(jià)1000元的產(chǎn)品,商家賣(mài)800元也不虧,因為平臺會(huì )補貼200元。如果在交易數字上造假,平臺每一件商品200元的補貼,就結結實(shí)實(shí)地被騙走了?!狈珬钫f(shuō)。

          在直播帶貨大行其道,爭相吸引用戶(hù)眼球的時(shí)代,“微權力”的另一個(gè)尋租空間是向帶貨主播提供流量?jì)A斜。

          去年11月,海淀區人民法院對某短視頻平臺的兩名工作人員,均判處有期徒刑。其中一名是帶貨主播,她希望獲得流量?jì)A斜,讓自己的直播間被更多人看到,便向同一平臺的運營(yíng)人員行賄。

          “他們的判決書(shū)第一時(shí)間就被公司公示了?!狈珬钣X(jué)得嚴抓貪腐并及時(shí)公示沒(méi)有問(wèn)題,與其事后再抓,損失已經(jīng)造成,不如將問(wèn)題前置,想辦法用機制預防。

          “微權力”尋租緣于信息鴻溝

          “平臺經(jīng)濟本質(zhì)上靠算法,而算法對于大多數外行人來(lái)說(shuō),是一個(gè)未知的黑箱?!敝袊ù髮W(xué)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,之所以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出現“微權力”尋租,本質(zhì)上是因為管理規則不透明,特別是有算法制定的管理規則,行業(yè)內外存在信息鴻溝?!巴庑腥瞬欢惴?,于是他們只能在人身上花心思,尋找花錢(qián)辦事的渠道?!?/p>

          朱巍認為,之所以出現低級別員工貪腐現象,是這些員工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在管理規則上的“不確定性”或“未知性”,“如果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能把包含算法在內的一切管理規則盡可能透明化,就像人們去辦理身份證那樣簡(jiǎn)單,去了就能辦,微權力也就不再有尋租空間了?!?/p>

          常年從事企業(yè)法務(wù)及合規管理的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(wù)所高級合伙人陶光輝認為,“小權力”“微權力”對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是一種客觀(guān)存在的特殊風(fēng)險,職位雖然不高但掌握了審批權、用人權以及采購權的人,對接受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管理的供應商來(lái)說(shuō),極其重要?!斑@是典型的內控缺陷。如果不主動(dòng)對其進(jìn)行科學(xué)管控、主動(dòng)預防,很容易發(fā)生風(fēng)險?!?/p>

          陶光輝認為,企業(yè)中的舞弊行為離不開(kāi)“壓力”“機會(huì )”“自我合理化”三要素,“首先員工自身可能面臨經(jīng)濟或者職務(wù)晉升壓力,然后公司的內控不足又提供了機會(huì ),再之后員工找到理由或借口將自己拿錢(qián)的行為合理化,將其描繪成正常的供需關(guān)系?!痹谶@個(gè)鏈條中,企業(yè)不給員工機會(huì )是關(guān)鍵,“比如電商審核員這個(gè)案子,審核員只是初審,不該有那么大的權力?!?/p>

          編審|渠 洋

          責編|惠寧寧

          校對|張波 張雪慧

          編輯:劉曉瑩
          97在线视频网站_亚洲国产一区二区试看_AI迪丽热巴喷水视频在线观看_日本成A人片在线播放